欢迎访问云泉文章网
你的位置:主页 > 优美散文 > 文章正文

椒园已无李小波

时间: 2019-08-13 20:02 | 编辑:

  d 2016年夏天,李小波来到椒园任党委书记。他的前任是那位提出“从我做表率,还一个风清气正椒园”的熊书记。后来的事实说明在这位熊书记的领导下,椒园如他所说“重工业砖厂砂厂统统关闭,轻工业麻将大贰兴起。

  

   在这个炎热的夏天里,椒园政府的干部们很燥热与焦虑。燥热的是不能在寝室的楼上接水直接刷牙,因为面前是政府大坝,影响政府形象。不能在上班时间扎堆谈天论地,甚至工作也不行。曾经开会迟到一点那是常事,现在却不行了。每次走在政府大坝,就像走进红灯区,打牌声,吆喝声不绝于耳,这一切通通变了,因为那个人的到来。干部们很焦虑,焦虑的是这日子什么时候才算完,这火烧这么久了该停了。后来大家才明白,这仅仅是开始,一直到现在,李小波的离去。

   或许是一种巧合,仅仅几个月的时间,原椒园政府乡长调离、原纪委书记调离、新任乡长一人,纪委书记一人,副乡长三人。这样的人事调动与组织安排在大家的心里别有一番意味。于是椒园开启了李小波时代

   椒园自古以来就不是经济发达地区,财政支出与民生保障等等都由上级拨款,毫不夸张的说,这就是一个入不敷出的烂摊子,无论谁来主政,没钱,总是一件头痛的事。没有面包的爱情是短暂的爱情,没有资金的政治理想,最多算是空谈。李小波很能喝酒,据他所说“白酒一斤半,啤酒随便干”。他的伙伴乡长牟刚也是。据说有一次向上级争取项目的过程中,李小波喝的吐了血,牟刚则是去泸州医学院动了大手术,“要钱”这活还真不是人干的。幸好,椒园从古至今天大的好事来了,过去没有,将来也不会再有。这必将载入史册的送钱奇迹终究还是来了,这便是“精准扶贫”。

   “精准扶贫”是贯穿李小波主政椒园以来的中心工作。也由他而开始,涉及的内容便是民生,简单来说“就是生活的方方面面”。而时代的大背景下赋予政府实施政策的同时,提了更高的要求。有人统计了一下“精准扶贫”在椒园这几年拨下的扶贫资金高达几个亿。怎么把这钱用完是个难题,最重要的是用出去的钱还能没有矛盾,不能引起纠纷,还能获得群众的认可和好评,没钱难,有钱了,怎么分钱更难。

   椒园历史上最热闹的时刻来了,你经常会看到这样的场面。年老的干部带着年轻的干部成双成对的下乡,自己家的房屋上挂满了无数张关于脱贫的信息。被征收的土地,不到半年时间一层一层的楼房平地而起,原来的泥巴路全部硬化。每逢年过节,那些贫困户总会收到来自地方政府,大米,粮油的赠送。心态不好的农户,逢人就抱怨“某某村干部当初不让我进贫困户,上访去了”云云。这时代大背景下的背后,无论干部与群众,会经常看到一个胖子,穿梭于群山与田坎中间,下大雨的时候穿着水桶鞋走在属于自己的道路上,充满诗意的哲人说“生命是一种想象”,他,李小波。或许就是一条车流,永不停歇的车流,像是一条穿梭于高楼之间的灯之溪流,平凡,而又指向远方。

   政策的实施与个人的能力是推行发展地方的唯一途径,但深层次的历史问题便是无法冲破的凝固和窒息。尤其在椒园这个地方,这便是李小波急需解决而又无能为力的地方,——家族势力。明代万历有一首辅叫申时行,为官之道便是“阴阳”。他把人们公认的理想道德准则称为“阳”,而把人们不为所知的欲望秘密称为“阴”。调和阴阳是一件复杂的工作,所以他公开表示,他所期望的是“不肖者犹知忌惮,而贤者有所依归”。李小波自然有其“阴”的地方,比如他曾无数次在会上打断某副乡长的安排与规划,工作中的霸气使他变得独断,几乎都要按照他的思路与想法走,几乎成了一面旗帜,或是一块印章。于是下面的人就在说“书记真累,凡事都要等他定,凡事也要亲力亲为,甚至于一些小事”。我不知道李小波是否读过关于申时行的“阴阳”论。但对待“宗亲势力”这个问题上,他充分运用了此原理。

   “精准扶贫”这几年是各家族势力角逐激烈的几年。《金瓶梅》里的西门庆说“时来谁不来,时不来谁来”。一个政策在地方实施,这些势力成了名副其实的受益者,他们或争取,或闹访,即所谓“成也萧何,败也萧何”。就以椒园街村为例,闫氏、陈氏、杨氏。他们时而紧抱一团,时而又各自分家,千丝万缕。而最终即为了两个字“利益”。为了利益他们不顾道德原则,不顾礼义廉耻,不顾地方发展。他们是这个时代最大的障碍,也是民生最大的绊脚石。或骄狂,或狡诈,或虚伪,或无耻,他们终究活生生的控制着,代表着大多数人。有人说“他们嘴上说着为了民生发展的事,做什么事都把老百姓放在前面,却无一每时每刻想着自己的腰包”。2017年初椒园村“换届选举”事件。李小波冥思苦想,终究恍然大悟,醍醐灌顶。“我怎么能天天面对这样一群人”。

   “不肖者犹知忌惮,而贤者有所依归”。秉承此原理,李小波2017后开始实行他的“阴阳大法”。具体方法是,对于那些在选举过程中没有选上的地方势力,委任以民兵连长,妇女主任等职务。以此平衡各方势力。让他们互相争斗,政府在两方势力中当裁判,想做事的给予最大限度支持。在矛盾的对立中,实现政治微妙的平衡,一时间,各大家族都得到了工作岗位,矛盾的对立面不在是政府,而是多方面的。每当看到这些家族代表当选民兵连长,社区主任,副主任,村副书记这些职务自相斗争时,我站在麻窝山顶不禁发自内心的佩服“高,实在是高”。我们的小波同志这一行动,开启了椒园顽疾“家族势力”的二元,甚至多元化。政府不在成了一切矛盾的聚集点。一元化的政府时代终将过去,过去稍有成就的领导都是依靠单一的政府模式,才能更好的行政。只有这样,家族们才弘扬你的事业,替你传颂。地方政府也变成了家族势力利益的工具。而今,一切都变了。

   李小波舞着大旗狂飙突进,却也力不从心,很多事并不是像内心所期望的一样。“赤水河畔,花果之乡”的提出,是李小波最得意的政绩。但明显“中气不足”。“水田甜橙投资”,“手套厂”、各村级产业扶贫,都不同程度的出现了问题。现代农业在椒园这个人际复杂,家族林立,交通不便的环境来说还有一个过程,而这个过程很大程度上并不是人为可改变的。李小波以百米冲刺的速度爬山,满头大汗,几乎晕倒,才发现摆在眼前的不是麻窝山顶,而是珠穆朗玛峰。值得一提的是那位种草大王罗氏,这个由李小波一手扶持起来的牧草种植大户。李小波曾在不同的场合满怀愤懑的说道“都已经报去省上评优了,要跑去打架”。这位爱写诗的种草青年在打架事件后的某天,在微信朋友圈这样写到:

   “我曾经后悔过,

   用坚硬的锤子,

   砸向这令人窒息的围墙,

   当我回过头,

   我发现,无路可走”。

   种草大王不会想到,历史运转着千年的旧机器,转动起来,大家身不由己,无路可走的还有李小波。

   李小波主政椒园这几年,在时代大背景“精准扶贫”之下,无论是“赤水河畔,花果之乡”或是“阴阳法”。地方的发展取得了巨大的进步,同时暴露的问题也呈现更加复杂的局面,这也许可以看成是时代的一个缩影。挣扎,奋斗,却并没有得到实际解决家族势力烙疤的成效,靠个人的能力改革运转千年旧机器则无疑是一个永远的幻梦。而椒园已无李小波。

文章标题: 椒园已无李小波
文章地址: http://www.yunquanw.com/youmeisanwen/19978.html
文章标签:

[椒园已无李小波] 相关文章推荐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