欢迎访问云泉文章网
你的位置:主页 > 优美散文 > 文章正文

爱情守望者

时间: 2019-06-30 00:00 | 编辑:

  还记得,去年结婚十年纪念日,妻子的一个埋怨。她在电话里说,十年了,我们在一起的日子,加起来都不超过一年,我都快成望夫石了……说心里话,妻子的这番言语,令我异常愧疚!只是我对自己二航人的身份,又割舍不下!然而,不规避现实的解释,总是那么的苍白无力!

  恰好记起曾读过的,一段民国期间的爱情守望故事,便火急火燎的讲给妻子听。当年,新文化运动的倡导者之一胡适,1904年与江冬秀缔结婚约后,学经上海、后留学美国,至1917年回国。不出意外的,胡适于当年冬天和江冬秀,喜结良缘。那个时代,没有国际长途、书信不通、战争频发,有着太多的不确定因素,更何况青春少年的懵懂之恋!归来即被聘任为北大教授的胡适,没有选择做“陈世美”!即便他们是如此的“两极分化”,一个是新文化运动的倡导者,一个是 “胡适的小脚夫人”,他们依旧谱写出一段,“胡适大名垂宇宙,夫人小脚亦随之”的佳话。这个小脚女人唯一的凭借,就是她愿意设身处地的为胡适考虑,始终持有理解胡适、包容胡适、关心胡适的态度!也正是这个态度,感染了胡适,也成就了彼此相伴一生的爱情守望者之名。

  相较胡江之恋,我和妻子的相识,并没有多少的轰轰烈烈,反倒是,有些搞笑——那年,我四岁,她七岁。我跟随父亲离开了家乡,居住在现今的院落。隔着车窗,我看到了她。她正在路边玩跳房子,我眼睛一亮,嘴角洋溢着兴趣。我执拗的甩开了姐姐的手,静静的走到她的身边,我第一次如此地离她这般近。我结巴地说:我…。可以…。跟你…。一起玩么……她黑的长发,白的长裙,春天里一张天使一样的脸,女孩看着我脸上的鼻涕印子,鄙视了我:小屁孩,一边去玩!每次妻子说起这个事情,都会笑的前仰后合。

  爱情,就是一个习惯和参与的过程,只需彼此持有始终如一的心意,即便不如胡江之恋,心与心之间的距离,便不会太远。如今,我们身处和平年代、资讯如此发达,比之胡江之恋,倾述情感的渠道,不知多了多少!这些,都足以保证我们如胡江那样,历经岁月的考验、相伴相守,做彼此的爱情守望者。

  妻子在电话那头,静静的听着,慢慢有些抽噎。半晌,方才整理好情绪。她说,你放心吧,家里一切都好好的,你也别引经据典的忽悠我了,要离开你,早离开了,不会为你守候十年,江冬秀的守望我早做到了,管好你自己吧!说罢,还嗔骂了我一句,匆匆的挂了电话。

  或许,正是我们的郎情妾意,才弥补了身处异地的缺憾!常年工作在外,能得一人心,做彼此的守望者,我是何等的幸运!想到这里,心里有股热热的、暖暖的的情绪在酝酿——亲爱的,谢谢你的理解和包容!有你真好!

文章标题: 爱情守望者
文章地址: http://www.yunquanw.com/youmeisanwen/12411.html
文章标签: 情感散文

[爱情守望者] 相关文章推荐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