欢迎访问云泉文章网
你的位置:主页 > 优美散文 > 文章正文

北京巷弄

时间: 2019-06-10 10:56 | 编辑:

  小时候,在北京经常玩的小胡同里,有两个顽皮的小孩,在这里有他们的一段爱情故事。
  千禧年的冬天,白雪纷飞落满一地的洁白。就这样从白天下到夜晚,夜晚再接再厉下到第二天的黎明。
  窗外的白雪早已堆积过膝,寒冷的街道上空无一人。此时,在方染瞳家的四合院里,染瞳和萧子沫穿的像两只肥肥的可爱企鹅,不到十岁的年纪却都美丽可爱,像两个精致的娃娃,惹人怜爱。

  在温暖的火炉旁,子沫躺在地毯上睡得正熟,而染瞳眨巴着大大好看的眼睛趴在子沫旁,以端详艺术品的目光看着子沫的脸。梦中,子沫正在吃美味的北京烤鸭,突然烤鸭变没有了,他立马惊醒了过来看见染瞳正呆呆看着他,而他也不惊讶,就直接问:”烤鸭呢,是不是给你吃掉了?”并补充说:”快快从实招来。“天然呆的染瞳哪里知道什么烤鸭呀,但八岁的她已经知道了什么是害羞,为偷看被发现头都快埋进胸里了,脸颊巨烫。九岁的子沫可不懂她为什么脸红的小女孩心思,把头伸向她头下,还问了她一句:”我的烤鸭呢?“
  冬天渐渐背起了行囊,河边的溪水清澈蜿蜒,嫩柳也抽出了新芽,彼此拥抱。 还有些许的白雪与绿意共存,在阳光下,亮起一圈又一圈美丽的晶莹。这一群热闹不安分的孩童,扯出家里尘封着的风筝,趁着明媚的阳光与热雪踏出了春天的第一步。
  一个又一个的胡同里,染瞳可高兴了,把风筝放的又高又远。
  那个风筝是染瞳小时候她爸爸送给她的唯一一件礼物,大气而美丽,此刻在天上翩翩起舞,就像一位公主。她偏过头对子沫骄傲的说:”看我的风筝飞得好高好远!“子沫抬起头看了看,偏过头对染瞳说:‘小心它断线飞走哦……”
  我一直觉得乌鸦嘴是可怕的,不用说也知道染瞳妈妈特制的粗线断了,那风筝特别优雅的再次飞高飞远,越过大树,越过白云,消失不见。
  
   这下换子沫惊讶了,他看见染瞳已经蹲了下来,并且还。还哭了……
   九岁的子沫,自记事起从来没有见过这个有点呆的丫头哭过。她总是跟在他身边,不管是拿美食引诱她然后自己一口吃掉,还是六岁那年自己“不小心”把威力巨大的擦炮甩进她好看的棉袄帽子,‘膨!’的一声炸出一个大洞,她都没有哭过,虽然有扁嘴的动作,但在子沫身边她还是露出了笑容,温暖而呆呆的笑容。
   夜渐渐来临,北京城里万家炊烟起,溪边流水簌簌流走。 紫色的烟花在空中释放着短暂的美丽,还在哭的染瞳看见眼前的人儿点燃烟火时害怕的模样,像无数少女一样破涕为笑。子沫跑过来,指着天空梦幻的火焰,第一次对染瞳用恳求的语气,“现在原谅我了,好不好?”虽然染瞳的外表是比较呆的那种可爱,但是她可是一个真正聪明的女孩儿,懂得获取最大的利益。她说:“我不原谅你。”子沫一下子变得没精打采了。“不过。”没精打采一瞬间变成神采飞扬。“不过什么,我都可以做到。”“你说的哦!”“恩!”“背我回家!”“啊……好……”
  被子沫背着的感觉真好哇,染瞳开心的想。这时候,少年可就受苦了,十岁不到的他身体本来就弱,并且染瞳非常重,这点是从身材上看不出来的。有的人就是很有质量。但他咬着牙,每当染瞳问他问题时,他就微笑着回头,说上一两句。
   在别人家孩子吃完晚饭出来在巷子里玩时,子沫正背着染瞳要到家了。那些顽皮的小孩围着他们两转,并唱着老北京的民谣:“背媳妇儿,重不重……”其实染瞳在之前就提醒过子沫将她在前面放下,但子沫坚定要将她背回家。在一群小孩中的歌声中,染瞳早已红透了脸,羞的埋在子沫的背上。而子沫,可以用那句话来形容一下:泰山崩于前而面不改色!他淡定的从孩子们面前走过,脸都不红。其实,事后多年后,两人回忆起当时都觉得有一股暖流从身体里奔走过,格外美妙。
   春临冬走,夏去秋来,时间不停流走。他们在一起上了小学,中学,高中,做了九年的同桌和十二年的同学。本以为可以一起上大学,但发生了变故。
   在子沫高三那一年,子沫的妈妈买彩票中了一千万,他们决定等子沫剩下不长的高三结束,就举家移民海外。
   这一段时光走的太匆匆,还没好好的珍惜,就已经被残忍的扔进时光垃圾桶去了。如今的两人,并肩走在溪边夕阳下,像日本漫画里精致的男女主人翁,让人只升起保护的念头。这是他们在一起的最后一天,明天子沫就要离开了。
   两人好像说了很多,又好像什么也没说,本来就不是男女朋友的他俩能有什么话说呢?没说话,但坐在他们走过十几年的青石板上,两人都想起了好多好多,只是都没开口说些什么,挽留的话或是道别的话。
   夜很深了,两人在巷口分手,一转身,故作的坚强全都泪如雨下 。子沫耳边回响起一些童谣,险些哽咽。
  第二天,他没有告别,直接踏上了飞机。而她,在飞机飞上天时,奔跑在飞机跑道上,眼泪一大颗一大颗的落。

  在你最爱的巷弄
  我牵着你的笑容
  那时候时光悠悠夕阳重重

  青寺楼宇拆下百年封
  沙包皮筋迷藏扮悟空
  那时我们是两个淘气小英雄

  花落花空你最最怕冻
  白雪匆匆我帮你遮风
  你给的吻我却还不懂

  背媳妇儿 重不重
  儿戏的话留在我心中

  在你最爱的巷弄
  我牵着你的笑容
  那时候时光悠悠夕阳重重

  再回到那个巷弄
  老树还郁郁葱葱
  只是那花鸟依旧人已不同

  青寺楼宇拆下百年封
  沙包皮筋迷藏扮悟空
  那时我们是两个淘气小英雄——徐良《北京巷弄》
  【完】

文章标题: 北京巷弄
文章地址: http://www.yunquanw.com/youmeisanwen/10932.html
文章标签: 短篇散文

[北京巷弄] 相关文章推荐: